2019-07-14 06:26:04 来源: 伊犁信息港

我还在等

等黑夜从太阳上升起

在惊慌的时刻背上行囊

绝不停留

我无法停留

我听见沉默千年的陶罐突然开口

这生命的容器

满盛晶莹的水黄河的水

在人类的繁衍里

在幸福的赞颂里

裂开道纹

滋生出原始的贪婪

终究崩裂在无尽的杀伐中

从此黄河泛滥洪水横行

那是它临终前的遗言

如今我又听见它低沉的哀嚎

在黑暗里

在四面八方

散落着它破碎的万千残骸

我只能上路

背上行囊带上纸和笔

在一座大山的一个山洞

抄下岩璧上斑驳的图画

那是先民用陶片刻下的人类的句诗

在黑暗里飞翔的诗

抚慰每一道被阳光割裂的伤口

我只能上路

我要走遍一万条河流裸露的河床

在秋天的深夜

唤醒泥沙下仅存的残骸

用先民的诗

把它融成一只黑色的号角

放进行囊

在寂寞的路上吹响

还在纠结精索静脉曲张为什么会导致不育吗?看看不就知道了
哈尔滨治疗男科的研究院
云南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