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录黑之匙 第六十四章 雨终于还是落了下来_1

2020-02-15 22:02:35 来源: 伊犁信息港

异世录黑之匙 第六十四章 雨终于还是落了下来

寂静无人的街道,稀疏的灯火,多多少少让人觉得寂寥,海音公寓所在的街区到了晚上,活动的人就不多,时间晚一点,例如深夜的时分,连影子也会显得。

聚集在这里的多半是讨生活的人,有流浪过来的佣兵,身手并不好,甚至是连普通魔兽猪猡和飞蚁都打不过,混在底层,常用的伎俩就是用一把崭新的大刀吓唬住在商店街的良民,以此获得不多的收入,当然,如果被艾特拉斯的卫兵发现并抓走,少不了几天的牢狱之灾。

也有无依无靠的老人,这倒是住在这里的大部分人了,种着稀疏到令人怀疑能不能填饱肚子的植物,梅梅买回来的没有加工过的玲花之种,有很少一部分就是从老人们手中收购,有一天没一天地挨着,等着大限将至之日,幸运的是,每天都可以看到固定的人过来接济,是出于善心呢?还是艾特拉斯的保障措施呢?就是不得而知的,托这些善心人的福,老人们得以免受饥饿之苦。

因此,一旦到了晚上,逗留的人不多,到了稍晚一点的时间,就是人迹罕至的情况了。

从架起桅杆一侧跳了过来,踩在走廊的护栏停了一下,回头瞬间顿了顿,摇了摇头嘲笑一声自己的多疑,然后他便落在公寓的五楼。

手握上门把手的时候,不由自主的放缓了动作,步伐的幅度在踏上五楼的地板时就已经缩小许多,谈不上隐匿行踪之类的想法,这样做的理由仅仅是不想吵醒薇薇安

,对于她异于常人的听力,沈逸可是头疼了许久,如果不刻意使用一些藏身的技巧,则是很难躲过她那一双毛茸茸的耳朵,这在兽人世界里也算是出类拔萃的了,至于为什么,反正他是没有发现海音和梅梅还有住在公寓的其他孩子有这样的天赋。

轻轻推开门,光线暗淡的房间内并不凌乱,习惯在黑暗中视物的他环视了一圈,并排着两张单人床,可以看到被丢弃在床脚一侧的小袋子,上面的是被少女糟蹋掉的零食,至于那些是不是薇薇安不问自取,他忍不住苦笑,多半是她偷偷趁着梅梅睡着的时候顺手牵羊来的。

住在一起的沈逸和薇薇安自然不可能睡在同一张床上,虽然也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例如到了晚上迷糊少女梦游似地爬上他的床,往往这时候,胡思乱想只有他自己一个人,一根筋没有任何歪心思的薇薇安只是想要一个舒服抱枕,这样的情况下,如何克制自己则是很大的一个考验,到了第二天,与神清气爽的少女不同,他会顶着一对熊猫眼被没心没肺的梅梅笑话上半天。

考虑到有时候晚上可能会很晚回来,他便将床安置在靠近门口的一侧,此时循着平缓的呼吸声望去,稍稍露出苦笑,当下却也感到一阵暖意,发出这般可爱呼吸的主人正紧闭着双眼睡在他的床上。

金色的秀发仿佛能在黑暗中发出光泽,歪着的肩膀抵在墙上,静谧单纯的小脸扭向一侧,露出令人感到安心舒适睡容,屈起双腿稍稍分开,从她身上穿着的衣服上并不难判断,薇薇安一定是傻傻等了自己一个晚上,然后便以现在的坐姿陷入美梦。

他仿佛可以看到少女努力撑起双眼打盹时的姿态,感动之余又觉自责,悄悄走到她的身前,小心翼翼帮她盖上被子,随后躺到另一张床上,闭目回想起各种各样的事情。

黑色钥匙、银色大门、兽人村庄,还有伊莎贝拉的事情,再远一点,就是关于另一个世界的七杀和破军,各种各样的画面闪过。

窸窸窣窣~窸窸窣窣~

尚未睡实,胸口处便传来挤压的触感,睁开眼睛,他便看到薇薇安紧闭着双眼,梦游一样地爬到他的身上,静静趴在他的胸口,随后又似乎并不满意,换了一个姿势,疏松柔软的尾巴卷起在腰侧,可爱的侧脸贴着他胸口,舒服发出呓语。

真是败给你了,看着薇薇安酣甜的笑脸,沈逸放弃了叫醒她的打算,明天起来再念她吧,他如是决定着……

*********************************************************************************

隔天,灰蒙蒙的天色似乎积蓄着小雨,翻卷的云朵略带阴沉徘徊于高空,似乎是打算趁着所有人都不注意之时,突然降下瓢泼的大雨,此时的徘徊仿佛只是为了积蓄足以冲垮任何人出门心思的雨量。

这样的天色下,外出溜达一圈的想法只能偃旗息鼓,他原本的打算是早上去拜访那条项链的女主人,她的名字是叫做杰西卡,这是他从杰森口中得知的名字,其余的信息一概不详,想要弄明白身上黑色钥匙的秘密话,她是的途径了,不过,坦白来讲,他自己也并不抱多大的希望。

站在门口伫立一会儿,晨风并不凉爽,仿佛憋着一股焦躁的情绪,回头可以看到公寓各自忙碌的身影,气氛仍然在恶化,这是可以明显感觉到的。

懂事的兽人孩子更加谨小慎微,似乎连说话声也弱了几个声调,从楼梯的拐角,过道盆栽遮掩的地方,或是半开半合的门口,可以捕捉到小家伙们担心的眼神,如同受惊的小动物,却生生的眼神令人感到心疼。

海音则是装作若无其事地像平常一样忙忙碌碌,偶尔也可以看到她站在窗口怔怔地出神,究竟是在想什么呢?他并不是没有想过帮她分解一下困扰之事,只是当问起的时候,海音便总是一脸傻笑地遮掩过去。

从这一点上倒可以看出海音和梅梅相似的地方,无论性格多么南辕北辙,两人的共同点便都是到死也不会将困扰或是难处展示给别人,这种死脑筋是因为对身为人类的自己感到不信任又或是因为害怕自己惹祸上身而选择闭口不谈?值得令人深思,如果是后者的话,就真是无可救药的笨蛋了。

因为真正能让自己定义为祸事的东西,怕是很难找到。

而与海音略显消极的态度不同的是梅梅,经常可以看到小女孩不停来来的身影,或是在房间内翻出老旧的盒子,或是将断掉的绳索重新结上,脸上没有了往日活泼的笑容,带着七分火气的小脸认真做着准备一类的事情,她想要做什么,沈逸自然是不知道的,那模样在他看来,更像是一个盒子里关着满满快要溢出的恶意,然而在将那些恶意倾斜出来之前,也许先坏掉的是女孩自己。

他因为担心不止一次地找过梅梅,得到的自然是敷衍的回答,如同往常,他准备开口酝酿着说辞,先一步洞悉他意图的小女孩却突然间转过来。

该怎样去形容她此时的表情,沈逸觉得那已经是过分勉强自己去行事的神态,仿佛什么都无所谓眼睛之中可以看到些许犹豫,然而很快又被更加坚定的东西盖过,略显稚嫩的脸上很难看出那是一个小女孩该有的表情,其上所表露出来的是比之成年人还要更为强烈的决心一物。

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又或许是怕沈逸看出端倪,飘忽的眼神移向一侧,一改往常敷衍之词,她开口说道:“阿逸哥哥其实不用担心我的事情,大概再过几天,事情应该就会有结论了。”

说罢,小女孩匆匆地转身跑了出去,留下他一人站在原地,并不打算给他详问的机会,他无奈地摇了摇头,仰起视线看着灰蒙蒙的天空,旋即积蓄满满厚重的雨幕一点点将大地湿润。

雨终于还是落了下来……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