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坷垃子一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08:19:08 来源: 伊犁信息港

《鄉村坷垃子》.一    文/路祥    傾聽,風放飛了靈魂  用眼睛捕追精神  揣著時節沒有清閒的日子  思想在在文字裏燃燒  等待名字的就位  有人在聽風的哭泣  笑聲卻在空氣裏  變成另一種文字  因為那是他們久违的風  當夢醒的時候  悲哀的歌聲依舊  因為無知的淚水  打痛了生命  把失望侵蝕在嘶心的號角裏  吹起的衣角又一次寫上了失落  美麗還回來嗎    一、艰难的步子    几天来,天气一直很冷,董俊心情糟透了,他是一个独生子,母亲害病了是脑溢血,走路都走不稳,只有父亲照料了。今天他出来找点钱想给母亲去大一点的医院复查一下,他转了好几个地方,朋友们都摇头,他只有回家,没找到钱咋回去,面对家人他咋说啊,他迟疑的慢下了脚步,天越来越冷……  “你干什么去?这么冷的天,不在家里,”做服装生意的小莲凑上前问董俊。“哦,找点钱想给我妈复查一下,不好意思,转了一大圈没有找到一分,准备回家”。“得多少钱?”,“总得一千元吧。”“我这有两千元你先拿上,不够了我想办法给你再找点”。“哦”董俊被这突如其来的好心帮助搞的是一塌糊涂,心里暗想,这是怎么回事?难道遇上贵人了,不管她,既然有人帮忙先借了在说。于是董俊跟着小莲拿了两千元,当然感谢话是少不了说一番的。  出了小莲的服装店董俊别提多高兴了,加快步子回到家里,刚到大门前就听见院子里有叫骂声,董俊心里一黑,不由得长长叹了一口气,喃喃道“又闹仗了”他急忙走进院子里,看见父亲和妻子正在厮打,“你们不打了行吗”他出奇的平静让在场的左邻右舍和父亲,妻子都哑然了,瞬间的安静很快就消失,妻子看到董俊马上扑上来,各位,这个女人照实泼辣,把个董俊照脸就是左右几个耳光,不说你们气不气,我气坏了我真想上前揍她一顿。  但是董俊没有,他静静的走到父亲眼前,拉着父亲走进大房,看着大房里的母亲,他流下了眼泪,唉,这人也太难活了,对院子里是左右为难,还有面对一位瘫痪的母亲,他咋能不哭啊,母亲看到儿子哭了,艰难的爬起来,把受伤的儿子搂在了怀里,母子二人嚎啕大哭,父亲痴痴的站在一边,没有说一句话。  院子里发疯的妻子静了下来,走进了二房。走吧,邻居们摸着眼泪都离开了,谁也不想说话,因为谁也说不清楚这种负担的重量啊。  再说大房里董俊,把母亲扶到炕上,把钱掏给了父亲,看着见老的父亲和苍发的母亲,他没有说一句话,擦着泪走出了屋子,走出了院子,走出了庄子……      二、无归路  这一刻所有的全是宁静,只有一个寂寞的灵魂,至少董俊是这样的,他茫然的走着,忽然身后有人拍了他一下,他头都懒得回“搞什么?”“别这样,我看你心情不好,想叫你今夜跟我散心去,”董俊这才看清是斌安,这人一脸胡茬,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赌徒,面相就不是个好东西,平常在村里就是个游手好闲的家伙,董俊心里清楚他找自己肯定没好事,再一想不去也没地方去,思量一番决定去闯一闯,心灰意冷的董俊从此也开始了他人生难忘的时光。  夜色暗了下来,斌安叫了一辆出租车,带着董俊一起向公路奔去,两个小时的路程后,车子被一个人挡住,“请问你们去哪”驾驶员说“老地方”那人从衣兜里掏出对讲机喊话了“603车号可以过去”大概走了半小时的山路,车停在一家院子前,下了车董俊吃了一惊,这里停了好多车,品牌杂多大概有四十两,“呀,咋这么多车”,斌安笑着说“进去才吓你一跳呢,进吧,开开眼界去”他姥姥的这原来是另一个人间啊。  “进就进怕什么”于是两人一前一后走了进去,呵,好家伙这家院子里搭着一个帐篷,挂着四个二百瓦的灯泡,如同白昼一般,再看里面男男女女坐了一圈,中间一条长长地红地毯,地毯中间贴着一条线,上写,双,下写,单,一个肥胖的中年人坐在写单的这边,手里抱着一个碟子,碟子上扣着一个碗子,谁都知道里面放着骰子。  就听见有人喊“压了,多压多得,少压少得了”不一会,两面一百元的票子铺满了,就听中年人大喊“双卖”就有人回话“我的”输赢很快就见分晓了,要单的人一下子就死直了,一个英雄倒下去了,而且没有人可怜他,这是一个很现实的地方,喝血吃人肉的场所,英雄一层层倒下去,傻瓜一个个站起来,当熬成英雄的时候,恶梦就这样出现,也很快就死直了。  董俊也在这个傻瓜的行列里,英雄也在他身上出现了,接下来的一碗子就他接了,赢了,两万元在他来说的确是一个天文数字,他的生活变了,这场赌局延续了五个小时,他总共赢了十一万,呵呵,这十一万咋花,这对他来说还是个问题。  这时,斌安出主意了,“领导,咱们去城里消遣去,也不枉我带你出来一趟。”此时的董俊,已完全进入了兴奋的昏迷状态,他变成领导了,他听着舒坦,没考虑就答应了,他忘记了家里的一切,忘记了他的老娘。  就这样,他又来到了城里,跨省的大城市,灯光绚丽,葡萄美酒,花枝招展,少女陪伴,有钱就有一切,忘乎所以的董俊在斌安的保驾下,享受了者的美好时光,两万元的享受在八小时里挥霍殆尽。这种生活我们也不详细进说!  这真是:土地里的虫子,爬上了高杆,阳光照射了它,它看到了远处,却没看到天空的阴云。  潇洒归潇洒,很快夜色来临,这些人中的另类,又开始上班了,当然董俊现在是不可缺少的一位,红口嘛都有专人伺候专人保驾。  开场了,人基本上没变,设施也没变,地方变了,这次在屋子里玩,与往常不一样的是今日没有摇碗的宝官,董俊刚进来,所有人都看他,说明一下,董俊的场赌博玩出了神奇,这些人都被这位新手所折服,谁还敢在鲁班门前耍大刀啊!宝官非他莫属了,经过前场的玩法董俊胆子大了,人一有钱也就变了。  他毫不客气就坐了上去,糟糕,一场下来昨天的全输完了,第二场开始了,董俊大喊“双买”场家挡住“你有钱赔吗?把版喊好,三万多元呢!谁给他支版说一声”问了几遍没人回答,“你卖不成了,你得让位,换宝官!”在这场面就是这样,很现实,董俊刚要站起,忽然有人说到“我给他支版,让他摇”!董俊抬头一看,是一位30来岁的女人,介绍一下,她是宁夏人,家住银川,是一位单身女子性格温和,那为什么单身,因为这位也是一个专业赌徒,赌场里是一个疲劳的脑力劳动者,她没有时间去考虑自己,这就是专业赌徒。  这个女人,赌友们都叫冰姐,长得的确不错,长长的披肩发,圆圆的大眼睛显得有点憔悴,瓜子脸,樱桃口嘴唇薄薄的有点干,这一切在1.7米的修长身材映射下,那叫迷死人。  那她怎么给一个新手支版呢,呵呵,这人有三红,看来董俊有桃花运了,刚见到董俊,冰姐就注意了他,我还没有介绍过董俊,顺便给大家介绍一下。  董俊,男,身材1.75米年龄34岁,身体长得胖乎乎的,小眼睛但有重眼皮,圆脸,淡淡的小山羊胡,大嘴巴但很少说话,发型,寸头,他很不正眼看人,但凡看你总是笑眯眯的,脸上显有小酒窝,是一位正宗的帅哥。  好了,闲话休说单说董俊接的这一宝,输了!三万多元飞了,赔吧,有人赔,冰儿掏出钱赔了,“再让他摇,今天不换宝官,我给他支着。”“好来,冰姐支着,大家玩尽心。”场主放话了。于是,一场恶战开始,乖乖,董俊输了三十万,换别人真是要死直了,而他没有,因为有冰姐撑着。    三、艳遇    赌场的死与活是在一瞬间,我们也不多说。董俊输倒了,本来他就一无所有,他似乎没有什么感觉,欠冰姐钱也是她愿意,她想怎样都行,有这样的想法人也就轻松多了。  再说冰姐一场子下来就让董俊给掏空了,他只能带董俊回城里。人是斌安带来的,当然得向他说清楚,斌安这人是个见利忘义的人,他也看出了一些门道,只要给钱咋都行,间接地就是贩卖人口,也就是冰姐才给斌安钱。他把钱给董俊支完了,还要给斌安这家伙给钱,你说这叫啥事,原本是董俊这人叫冰姐赏心。这一切在冰姐的钞票里,很顺利的完成了,董俊这人也归她了。  这道是:在一个混沌的世界里,一块石头在时光的冲洗下幸运的被人捡起,摆在宫殿里,它不再是石头,而是一块美玉,一块价值连城的美玉。  天刚亮,董俊就被一股清香诱醒,这才发现自己在一张豪华的床上,昨天他实在太累了,跟冰姐回到城里,喝了几瓶酒就睡着了,一觉醒来这才发现在天堂里。  好美的房屋,琳琅满目,床头站着一个人,他吓了一跳,一骨碌站起来,定睛一看,哎呀,好漂亮的女人,穿着一套洁白的睡衣,其形婉若游龙,瑰姿艳逸,仪静体闲,正在用一双明眸善睐,柔情的看着他。  呀,这就是哪些赌徒口中的冰姐!董俊不自然起来,“冰姐,您起来啦”董俊忐忑的说道。冰姐在赌场里成天熬着,看起来很憔悴,这次回来有了收获,心情一下子好了,在化妆化妆那还不迷死人。  “睡醒了,起来刷牙洗脸,吃早点吧,完了我带你去逛城”话说得很轻,也很细,把个董俊甜了个透心,“谢谢冰姐”董俊慌忙的回答,看着董俊傻愣愣的样子,冰姐微笑着说“你紧张啥,都是大男人了,还像个小孩子,我给你买了一套衣服你穿上看合不合适。”乖乖,这为免太幸福了吧,董俊哪受过这样的优待。  董俊把衣服换好,冰姐真不相信,眼前这个男人,就是昨天带来的那个一无所有的人,“好帅”冰姐脱口而出,说出来了自个也觉得不好意思。董俊心里倒稳定下来,看到冰姐对他这样好,一时半会还不要钱,他也似乎感觉到,眼前这个姑娘是看上他了。破罐子破摔,都到这个份了还怕什么!所以他也就不拘束了。  董俊本来就是很大气的男孩,自从母亲有病,再加上自个的女人不是个省油的灯,在这样的环境里他的精神早就垮了,今天遇到冰姐也是算他的缘分。各位,看来冰姐花了个大价钱买了位依靠,这为免太荒唐了吧,可是荒唐确实出现了。  再说董俊跟冰姐来到客厅,桌子上摆满了好吃的,冰姐的菜做得不错,很上口,董俊这几天也没吃好,吃的是津津有味,冰姐不时的还给他碗里放菜。董俊心里感觉到,眼前的这个女人是真心对她的,他抬头对冰姐笑了笑,冰姐再也控制不住那颗跳动的心,上前把董俊从腰抱住,董俊转过身来,看着眼前这位,情火早已烧到了他的心里,他抱起浑身颤抖的冰姐,向卧室走去。。。。。。  中午的阳光暖暖的,大街上人来人往,冰姐挽着董俊,上电梯座地铁,逛公园,整整一天。回到家里两人已累的动弹不了。但喜悦的心情不会让他们尽兴,爱的火花已点燃,刚到屋里,两人就拥在一起,相对的看着。他们相爱了,谁也离不开谁,爱的火焰很厉害,对于冰姐来说这是一种缠绵,对于董俊来说这是一种沉积的爱情爆发。  董俊和冰姐在城里欢度着不是新婚的蜜月,冰姐怎么有这样的经济实力,后话再提,现在还不是时候!    四、爹娘的眼泪  几天来,院子里没有吵闹,也没有了往日的温暖,变得冷清清的。董俊的母亲一直盼着儿子回来,以泪洗面。可是眼泪都哭干了,儿子还是没回来,儿媳一直睡着不起来,只能是父亲下灶了,也难为这位老爷子了,都60岁的人了,孩子都大了,孙子都上中学了,还要下灶伺候一大家子人。  再说董俊的妻子名叫尧霞,34岁,人长得很漂亮,1.7米的个子,修长的身材,发育丰满,打扮精干,走起路来屁股摇晃的有节奏,身段也特好,这个女人到乡村的确是美女,唉,就是这性格惹的祸,文化程度还是初中。这人性格古怪,好话不听,专爱听别人说家里人的坏话,她和家里人闹到这般地步,这全是她的性格造成的。  可怕的是,儿子和女儿都受到了她的影响。见了爷爷和奶奶都不说话,好像陌路人一样,有时还谩骂。尧霞这个女人我就不明白她是怎样想的,她就不怕孩子将来学她?  “妈妈,我放学了,我爸回来了吗?”女儿刚放学还是没有见到爸爸,本能的问她的妈妈,你看这妈妈咋回答,“不知道,谁知那儿死去了,永远不要回来,我才省心,反正有人下地有人煮饭,我还觉得心闲”尧霞就是这样回答女儿,“对,要让他老两口子好好的受些苦头,她还敢打你。”女儿也就顺手拍了一下尧霞的马屁。这孩子真是混账,听着都让人来气,什么话嘛,不管怎么说大房子里是你的爷爷奶奶。唉再一想,也不怨孩子,他们都小啊,这样的后果都是尧霞造成的,她这是间接让子女犯罪。  “靖儿给你妈把饭端去”奶奶在大房子里喊“喊什么喊,叫人一天写字不,一阵哭一阵嚎的”刚放学的儿子嘴里嘟嘟囔囔的走了出去。他来到大房子里,见到爷爷已经把饭盛好了,他端起饭就走,“靖儿,问你吗要不要腌菜,要的话我给你们盛去,”爷爷和蔼的凑到孙子面前笑眯眯的的问到。你看这孩子,他理都没理,转脸就走了。  奶奶看到眼里难受在心里,不由眼泪夺眶而出。我也痛在心里,我想说,“孩子,回来吧,看看这位白发苍苍的老人,看看她的眼泪!”然而,环境让这个孩子失去了起码的爱心,他以不懂的爱别人,他眼里只有母亲。看着孙子转脸而去,爷爷愣愣的站在那里,他想儿子了,想儿子小时候的可爱,想儿子对他们问寒问暖的情形,他的董俊在那里。   共 18344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男性患了遗精以后该怎么办-缓解遗精食疗方式
黑龙江的治男科专科研究院
文章百科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