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派半年虧了8億樂視會借個肩膀靠靠嗎

2019-05-02 08:47:37 来源: 伊犁信息港

互聯圈關注度的企業是哪家?肯定是樂視無疑。處在水深火熱中的樂視天天霸占著各大媒體的頭版。

除大哥乐视本身处境窘迫之外,其旗下的兄弟企业似乎过得也不如意。那厢,易到创始人周航才跟贾跃亭撕完(终究以易到创始人团队集体退出收场),这厢酷派又发布了大幅亏损的消息。

4月24日,酷派发布公告称截止2017年3月31日经营亏损约为4.6亿港元,并预计2017年上半年经营亏损多达8亿港币,较去年同期营业收入下滑将超过50%。对于亏损,酷派表示主要原因是由于市场竞争激烈,而酷派规划的具有竞争力的新产品还没有上市(距离上次酷派发布新机改变者S1已经过去5个多月),导致销售收入规模下滑。

看到酷派巨额亏损的业绩,不禁令人唏嘘。曾经称霸国内市场的四大巨头之一,如今竟然沦落到如此惨淡经营的田地。

从四大天王,到艰

提起酷派,很多人会回想起在智能机浪潮袭来之前,统治国内市场的中华酷联四大天王。不过,在这个从功能机向智能机转变的年代,四位老将中除了华为成功转型之外,酷派、中兴、联想都被淹没在转型的大潮中,而且酷派还是淹得深的那个。

在辉煌的2012年,酷派能够雄踞全国智能市场份额的前三位。不过仅仅5年不到的时间,如今的酷派就沦落到被迫卖身,勉强留在前十的地步。2015年酷派的全球市场份额就已经缩减至4%,2016年在这仅剩的4%基础上酷派又出现了高达44%的下滑,市场份额进一步缩减。

前不久,酷派刚刚宣布推迟发布2016年财报。对此酷派的官方解释为需要更多时间提供审计数据。不过在其惨淡的市场表现下,这样的理由显然没有甚么说服力。

去年11月,酷派团体在港交所发布盈利警告称,预计2016全年公司将亏损30亿港元。根据其2016年中期财报显示,截止6月30日止营收为52.77亿港元,同比下滑39.9%;报告期内录得盈转亏损为20.53亿港元,同比下滑了173%。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在酷派转型的路上,曾跟360有过一段姻缘。2014年12月,酷派曾与360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双方共同出资打造奇酷品牌。不过这段姻缘在乐视的插手之下并没有持续多久。在结束了跟360的短暂合作之后,酷派正式被乐视纳入旗下。不过进入了乐态却没有给酷派带来一点好处,不单单丢失了口碑不错的大神系列,还从一家独立的公司,变成态旗下的一部分,丢掉了自己的命运掌控权。明显的表现就是,酷派高层全部换血,老班子全部被清算。

换血之后的酷派也走上了自己的重建之路,酷派CEO刘江峰还喊出了改变世界这样远大的口号。

有趣的是,这个口号还被老同事余承东调侃了一遍,余承东称:现在每个人动不动就说改变世界,改变世界并不易,还是从改变自己做起吧。

也许正如余承东所说,改变世界不易,不过对酷派来说改变自己仿佛也不是那末容易,重建之路已是满布荆棘。

当初,满腔热血加入酷派时,刘江峰还特地立下了一个远大的目标:要用三五年的时间,带领酷派重回一线。具体来说,是三个一的战略目标。,五年酷派过亿台;第二,五年回行业;第三,五年酷派市值过千亿。

大哥乐视是一千亿美金目标,酷派是一千亿人民币。但是,时至今日,可能刘江峰本人也不好意思提起这当初立下的远大目标了。

刘江峰加入酷派已8月有余,酷派整体的市场表现并没有改善,甚至可以说每况日下。其实,从没有人质疑过刘江峰的实力,毕竟他曾一手打造出华为荣耀。只不过酷派不比华为,不能为其提供足够大的舞台施展。华为有着雄厚的实力,能够提供足够的支持,而酷派自身已经连续亏损,背后的乐视更是焦头烂额无暇顾及。刘江峰目前的处境正可谓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在荣耀花一半的精力就行了,现在都是洪荒之力了。很多年都没这么亚历山大了。其压力可见一斑。

极力避免成为下一个易到

入主酷派之后,贾跃亭曾有一个非常远大的目标用未来定义未来,乐视+酷派,希望一两年内能够实现年销量破1态。不过,这个远大的目标就像贾跃亭在乐视的态领域里面许下的豪言壮语一样,都没有实现。

去年一年。乐视在自己高举着硬件免费的大旗、赔本销售的情况下,也就仅仅获得了2000千万台的销量,勉强跻身前十的行列。其实,2000万台对于乐视这样一个新晋的企业来讲,已算一个很不错的成绩。但需要强调的是,这2000万台是乐视以卖一台赔一台的情况下堆积出来的。

去年年末的乐视资金危机爆发,以贾跃亭的中国好同乡孙宏斌紧急支援168亿元得以暂缓,但近来乐视各种资金紧张的消息又开始频繁占据各大站的头版,势头相比去年末有过之而无不及。

前不久,乐视新品发布会取消了线下发布,转为线上直播的形式。对此,业界有两个传闻,一是乐视没有过剩的钱来办一场线下发布会;二是据称有被乐视拖欠款项的供应商准备去乐视发布会现场抗议,为了不打乱发布会被迫转为线上发布。

面对如此情况,刘江峰表示:酷派和乐视是两个公司,不了解乐视的经营,乐视公司的资金情况对酷派没有什么影响。并希望借此撇开跟乐视的关系。但是,哪有大哥落难,小弟丝毫不受影响之理。如今,不但推迟发布财报,而且又遭遇大幅亏损,这一系列落魄的表现或许就是的印证。

资金匮乏、品牌影响力逐渐缩小、市场份额不断缩减,一道又一道困难摆在酷派眼前,但酷派却无能为力。现如今有钱有势的孙宏斌掌握着乐视态企杀大权,孙宏斌会选择哪部分有价态企业为其继续输血,乐视或许都不在孙宏斌的视线范围以内,更何况外戚酷派。

从酷派这次财报的信息来看,酷派一面是巨额亏损,同时还持续大幅下滑。这一次,大哥乐视,会借一个肩膀靠靠吗?

辽宁学生因未成年不能评见义勇为图
江苏灌南葡萄成为农民绿色存折
张朝阳否认搜狐视频与腾讯合并传闻
本文标签: